湖南省藝術研究院
1 2 3 4 5

文藝評論

首頁 > > 文藝評論

民族歌劇《英·雄》:成就紅色經典的“家”字解碼

發布時間:2018-12-7 來源:湖南省藝術研究院 閱讀:

      大型民族歌劇《英·雄》作為第六屆湖南藝術節的重頭戲,于2018年10月11日晚8點亮相株洲神農大劇院。創意新穎的編排,厚重深邃的主題和張力十足的音樂,都給觀眾留下了深刻印象。演出結束后,演員再三謝幕,觀眾們紛紛起立致敬,喝彩聲、掌聲經久不息。

      這部以歷史事實為背景的紅色題材歌劇,從全國143部民族歌劇中脫穎而出,成為2017年“中國民族歌劇傳承發展工程”重點扶持的9部民族歌劇之一,是湖南省唯一入選劇目。

     它究竟有著怎樣的魔力,能夠讓在場所有觀眾這般如癡如醉?或許答案就藏在這部歌劇中的“家鄉”“家書”和“家國”之中。

歌劇之鄉孕紅色經典,名角放歌頌家鄉往事

      在中國共產黨正式成立之前的50多名早期黨員中,有一對青年夫婦尤為引人注目,他們是何孟雄與繆伯英。何孟雄(1898-1931),湖南酃縣(今炎陵縣)人,是最早的共產黨員之一,亦是湖南第一名共產黨員,1931年2月7日英勇就義;繆伯英(1899-1929),長沙人,是中國共產黨第一個女黨員,1929年10月在上海病逝。

      湖南的革命英雄,湖南的革命伉儷,家鄉人怎么會忘記他們。選擇用歌劇的形式,亦是家鄉用自己最豐厚的文化傳承來予以頌揚。

      在中國歌劇的發展史上,湖南株洲曾做出不可磨滅的貢獻,曾排演了《江姐》等多部大型歌劇,成功地塑造了五代“江姐”形象,巡演于祖國大江南北。改革開放以來,又先后創作、排演了《從前有座山》《瀝瀝太陽雨》等大型歌劇,帶回了全國“文華大獎”、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等獎杯與榮譽,引來了全國歌劇展演在株洲舉辦,收獲了“歌劇之鄉”“音樂之城”的贊譽與評價。

     用家鄉的歌劇來記錄家鄉往事,成為《英·雄》的創作初衷。這部由湖南省文化廳和株洲市政府共同打造的大型歌劇,同樣在劇里劇外,處處都透露出一股濃濃的“鄉情”。

     傾全湖南之力打造該劇,是題中應有之意。該劇薈萃了“名家”“名導”“名角”,黃定山任總導演,張林枝、譚奕瑋任編劇,編導陣容不可謂不強大;杜鳴任作曲,女高音王麗達出演女主角繆伯英,男高音王傳亮出演男主角何孟雄,歌聲表現不可謂不著名。

      聚全湖南文藝薈萃于此,是劇中隱藏亮點。王麗達是從湖南株洲走出去的女高音,從而就對何孟雄的故事耳熟能詳;張林枝是湖南株洲培養出來的國家一級編劇,為了該劇,她進行了幾個月的資料收集,趕赴長沙、炎陵、上海等多地進行采風,并七易其稿,確保了全劇的蕩氣回腸、繞梁余香;從湖南走出去的導演黃定山也有類似的情懷:“這是我離開湖南38年后的首部湖南本土作品,也是我接這部劇的主要原因。”

     本土首演、家鄉往事,也讓所有的觀眾,從家鄉名角的放歌,感到了貼心的親切。《英·雄》舞臺上,在一個又一個鮮活的劇中人物中,他們的語言、他們的歌聲,沒有政治的說教,沒有空洞的口號,沒有千篇一律的“假、大、空”,一切是那樣的自然、親切和入情合理。而這一切更是強化了觀眾對歷史的回憶、對現實的珍惜、對未來的展望。

      與此同時,該劇既吸取了中華傳統戲曲藝術的核心元素,又借鑒了西方歌劇的創作手法和表演程式,采用了中國特色的民族聲腔,是弘揚民族歌劇的有益嘗試。多元化的藝術表現手法讓《英·雄》的演出比以往的歌劇更加貼近時代、貼近觀眾。登上舞臺的演員達到百余人,堪稱株洲歌劇演出史上最強陣容。

浪漫愛情揚英雄禮贊,湘人四歌藏家書萬金

      除了宏大磅礴的氣勢之外,《英·雄》一劇中更難能可貴的是在細節上的精雕細刻。

      何孟雄與繆伯英在北京因為共同的信仰而相識、相知、相惜、相愛、結婚,奮斗,最后雙雙為中國革命奉獻出了他們的青春、生命和兒女、家庭。

      這段歷史深深打動了《英·雄》的主創團隊。英雄的忠魂未遠,與日月同輝。勿忘先輩們千古流芳的愛國愛民之心,才能將記憶從幽冥中召回,汲取到不可戰勝的磅礴力量。這也正是主創團隊創作該劇的初心:對理想信念的樹立、對革命傳統的繼承,不忘初心不在別處,就在紅色文化和英雄事跡中。

      用他們兩人的名字組合成“英雄”二字,是一種細膩的小心思,而這樣讓觀眾回味無窮的小細節,則在劇中的浪漫愛情中處處呈現、回環。

      該劇以繆伯英與何孟雄在北大校園的美麗邂逅作為開始。繆伯英肩挎著藍色印花包袱,手提著鞋,忽如一陣春風來。出乎觀眾意料的是,她打著赤腳跑上了舞臺,活潑地唱著“城里的哥哥莫笑我,我打赤腳好得多,上山挑得千斤擔,下水摸得泥鰍和田螺”。

      一個風風火火的湘妹子形象立馬映入觀眾眼簾。再加上此處輕快流轉的唱段,把繆伯英豆蔻少女伶俐、機智的性格特點,躍然而出。同時,對她愛情的價值取向,愛得鮮明,愛得大膽,非常巧妙地實現了“出場定調”。而文質彬彬、穩重大方的何孟雄,其異于常人的氣度與風采,讓情竇初開的繆伯英心動而不能忘懷。

      該劇一開場對兩個主要人物的性格刻畫,及其與性格特征相匹配的語言形態,就給觀眾留下深刻的印象。

      接下來,兩人因為一本《少年中國說》而結識,在圍觀同學的起哄下,你一句我一語地輪流背誦;被眾人稱道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一個英,一個雄——合起來就是——大英雄!”

      而更多的細節則體現在鄉情、湘韻和家事之上。《英·雄》一劇通過“初戀·俚歌”“熱戀·酒歌”“苦戀·離歌”“生死戀·長歌”四幕,將兩人的事業之戀、夫妻之戀、兒女之戀通過音樂和表演展現在舞臺上。

      俚歌、酒歌、離歌、悲歌,濃郁湖南風味的曲調,不僅僅回歸真實的生活化,亦讓愛情與事業,通過“歌”的方式,化成了家書。天南地北雙飛客,無盡相思化作歌。

      同時,這也是用新創的湘人四歌,在向湖南風騷源流的屈原《九歌》致敬,亦秉承了《九歌》之文脈,從浪漫愛情到無限追求、再升華到家國情懷之上。

      如在第二幕《熱戀·酒歌》的演繹中,就真實還原了這對“英雄”結伴比翼飛,攜手并肩從事革命斗爭的情形。

      1921年的秋天,在桂子飄香的季節,何孟雄與繆伯英在同志們的祝福聲中結婚了。“握住你的手,握住了春風楊柳;握住你的手,握住了太陽的火熱,月亮的溫柔。握住你的手,十指緊相扣,從此忘了苦和憂,心底艷陽鋪就。”夫妻二人男女聲二重唱這場戲,唱出了兩個人愛情的美好,迅速升溫了戲劇的情感張力,在場觀眾無不動容。

      如果只聽唱詞,觀眾感覺到的是悱惻纏綿;如果結合劇中那句“你們的新房也是黨的秘密據點”,則會讓觀眾聯想到更多。這一幕,觀眾在《永不消逝的電波》中見過。比起昔日孫道臨飾演的李俠,今日的何孟雄、繆伯英更真實,且源于真實:一個鮮為人知的歷史恰恰在這里綻放,他們的新房見證了許多的歷史,成為北京黨組織的一個聯絡站。陳獨秀赴蘇聯出席共產國際第四次代表大會時,就住在他們的家中。黨、團組織的早期的許多工作和活動,也在他們家中策劃、安排;京漢鐵路北段的總罷工也曾在這里謀劃……

      這恰恰是新婚燕爾的夫妻二人,在正值芳華歲月時,因為國家和人民的需要,只能在短暫的相聚后又選擇了離開,投入到轟轟烈烈的革命大浪潮之中的最真切表達和最真實的英雄禮贊。

致敬經典承歷史厚重,慷慨悲歌壯家國情懷

      革命的現實主義和革命的浪漫主義,在這一部歌劇中得到了完美的結合。

      現實,在于還原歷史的深度。《英·雄》一劇將京漢鐵路北段的總罷工、“五卅”慘案等那一段難忘的歷史,真實重現在舞臺上,試圖用普通人的命運來折射歷史的進程,為觀眾全景式的呈現出中國革命的宏大史詩。

      在歷史真實與藝術真實之間,不僅塑造出繆伯英和何孟雄的那種大智大勇、非同凡響的氣魄,還有兩人肝腸寸斷的愛和大義堅忍的心路歷程,都深深地震撼著觀眾的心靈。

      于是乎,在這個舞臺上,觀眾并沒有看到該劇被生硬地貼上主創團隊人為的符號,而是虔誠地尊重歷史,還原歷史,同時還洋溢著濃厚的生活氣息,十分接近生活,讓觀眾回味無窮。

      浪漫,在于重塑悲歌的高度。較之以往在創作以革命戰爭為題材的表現英雄人物的形象時,一般都注重主人公為國為人民的高尚品質,鮮有郎有情女有意的纏綿情景。《英·雄》一劇卻在處理人物形象和描寫主人公浪漫情懷的時候有了新的突破和創新。在反映革命斗爭中,對主人公進行細膩的浪漫情懷的描寫,成為英雄人物人格發展中一條重要輔線,也成為刻畫人物性格的重要內容。

      其中,最讓觀眾震撼的場面就是,盡管在獄中受盡了折磨,何孟雄仍然保持著高昂的斗志,他和眾烈士的犧牲,是如此平靜從容。沒有畏懼、沒有遺憾,他們認為為革命事業奉獻自己的生命是分內之事。

      “打倒國民黨反動派”!“中國共產黨萬歲!”“共產主義萬歲”! 隨著最后一聲槍響,一串鐐銬跌落聲,烈士們紛紛倒在血泊中。

“好漢不怕生死煉!九死無悔,還剩一回也要逞英雄!”在戲漸入佳境之時,人物越發神魂凝練,情感也走向極致。在合唱歌聲的推進中,烈士們雖死猶生,戲劇場面極為感人。

      眾多觀眾在這一幕出現之時,都產生了一個聯想——這是在向英雄致敬,這也是在向昔日紅色經典電影《刑場上的婚禮》致敬。

      重溫何孟雄與繆伯英的慷慨悲歌,會讓人們想到更多,想到《刑場上的婚禮》的那對歷史原型周文雍、陳鐵軍;想到周文雍曾經在鑒于墻壁上寫下的詩篇“頭可斷,肢可折,革命精神不可滅。壯士頭顱為黨落,好漢身軀為群裂!”;想到更多拋頭顱、灑熱血的先烈和他們共同的家國情懷。

      慷慨悲歌還不僅僅是在生死關頭,該劇還嘗試了在更多的場景中激蕩,例如用唱詞將“小家”融化在“大家”之中。

      王麗達將繆伯英初為人妻的那種美好感覺演繹得淋漓盡致時,亦透出了一股慷慨的獨特,她唱道:“任你春夏秋冬,任你陰晴圓缺,我們一樣的情懷,我們一樣的情結;任你山窮水竭,任你前路曲折,我們吟唱人間,不一樣的風花雪月。”她沐浴在愛與溫暖中,但她在浪漫愛情中,亦透出了不一樣的風花雪月、透出了不變的家國情懷。

      總的來說,該劇從舞臺的呈現來看,精彩不斷,可圈可點。主創團隊竭盡全力地挖掘和展現了這些可令該劇更加好看的因素,人物造型、舞美布景、服裝設計等創意良多。導演對人物和故事以及節奏的處理上,立足于劇本提供的特定歷史文化背景下人的情感,以詩化的導演語匯來詮釋故事。作曲也選取了湖湘特色的音樂素材,在襯托“英雄”二人風華正茂時,輕靈跳躍,地域風采濃郁;在渲染革命和悲苦場景時,渾厚曠遠,富有震懾力。音樂在戲劇的場景與情境中自然流動,與劇情相得益彰。演員的表現也體現出專注與用心。但因為排練時間之緊張,有待繼續打磨的空間自不可免。

      但,這恰恰是一個傳承,一個開始,一個記錄。砥礪前行中必然走過的路程,也是文化強省中文化自信的又一個發端。歌劇之鄉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已在眼前展現。

文/張湘彥


相關資訊
彩票排列三苏会文预测 福安市| 法库县| 东乌珠穆沁旗| 玉田县| 峨边| 河池市| 双桥区| 云安县| 青田县| 科技| 临潭县| 长寿区| 东源县| 崇信县| 丹江口市| 荃湾区| 射阳县| 山丹县| 浦江县| 吉林省| 佛冈县| 噶尔县| 象山县| 怀化市| 永平县| 宣武区| 敦煌市| 桐柏县| 吐鲁番市| 五华县| 庄浪县| 集贤县| 江阴市| 昌都县| 云霄县| 手游| 平远县| 石渠县| 尼勒克县| 临夏县| 肇州县| 大厂| 礼泉县| 东乡| 将乐县| 改则县| 平顶山市| 江华| 保靖县| 鸡西市| 集贤县| 湟源县| 沽源县| 新安县| 南靖县| 通海县| 惠安县| 贺兰县| 宝山区| 息烽县| 凌源市| 武乡县| 德保县| 阳泉市| 葵青区| 额济纳旗| 台湾省| 清涧县| 鄯善县| 榕江县| 河北省| 防城港市| 周至县| 本溪市| 西宁市| 南京市| 高青县| 鹿邑县| 泰州市| 东丰县| 台南市| 南漳县| 竹溪县| 鹤庆县| 修文县| 耒阳市| 辉南县| 洪江市| 仙游县| 莱州市| 苏尼特左旗| 绥阳县| 凌源市| 昌黎县| 丰台区| 德保县| 深泽县| 汾西县| 安远县| 建宁县| 陇南市| 南城县| 天全县| 随州市| 绩溪县| 微博| 祁阳县| 固镇县| 太仓市| 大关县| 满洲里市| 宝鸡市| 江门市| 定远县| 喜德县| 茌平县| 通榆县| 锡林浩特市| 西青区| 贡山| 柳河县| 弥渡县| 磐安县| 虎林市| 含山县| 通海县| 沙湾县| 辽宁省| 临安市| 中超| 民丰县| 桓仁| 宁德市| 桃园县| 富阳市| 河西区| 朝阳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