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藝術研究院
1 2 3 4 5

文藝評論

首頁 > > 文藝評論

祁劇《向陽書記》的藝術追求

發布時間:2018-12-7 來源:湖南省藝術研究院 閱讀:

      兩年前就聽說,建清在做一個命題作業。永州市委書記李暉在擔任湖南省文化廳廳長時親自抓創作,帶著編劇與省藝術研究院魏儉院長到鄉村采風,而且在村里一住就是十天半月,經過努力,祁劇《向陽書記》終于面世。《向陽書記》是一部直接描寫農村黨支部書記責任與擔當的戲,緊扣“鄉村振興”,貼近當下生活,表達民眾訴求。劇作者又不滿足于此,通過獨特的思考與表達,通過好看、好聽、好玩的舞臺呈現,使這個命題作業的質量得到有效提升。我認為,這是一個有藝術追求的好戲。

 首先,以人文關懷燭照現實

      該劇屬于直接描寫農村生存狀態與發展的現實題材戲曲劇目。貧困的鄉村,青壯年大都進城務工,只留下老人小孩,老人無靠,小孩無依,于是,空巢之中,田在荒蕪,地在荒蕪,心在荒蕪……如果按常規,一個脫貧致富的模式化敘事就順勢而出。然而,編劇不走這個路子,它避開寫農村致富的常規模式,將筆觸延伸到家園建設上,延伸到工業文明向農耕文明的反哺上。

      農耕文明是千百年來中華民族生產生活的實踐總結,是華夏兒女以不同形式延續下來的精華濃縮并傳承至今的一種文化形態,它曾經覆蓋了中國社會的方方面面,大到國家管理理念和人際交往理念,小到戲劇、民歌、風俗及各類祭祀活動等等,農耕文明決定了中華文化的特征,其“應時、取宜、守則、和諧”的理念所體現的哲學精髓正是中華文化核心價值觀的重要精神資源。然而,農耕文明本質上是需要順應天命,需要守望田園。隨著工業化的進程,那些祖祖輩輩依賴土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農民在經濟大潮中被沖刷得無所適從,田荒地荒人心荒,人們開始拋棄田園,年輕人和其他能走出去的,都紛紛走出山村進城打工掙錢,只留下老弱幼小守望空巢,如今的農村,隨著政府扶貧政策的落實,生存問題基本得以解決,而空巢中老人和孩子對愛的缺乏、對愛的呼喚成了現實最強烈的呼聲。縱觀中國的歷史進程,這既是農耕文明向工業文明邁進的必然趨勢,又是我國農村在整個人類歷史洪流中所表現出來的獨有現象,過去不曾出現,未來一旦渡過,也不復再來。當然,這種現狀目前還無法完全解決,一邊是家的美好未來,一邊是老人孩子的孤獨現實,盡管政府和社會已經作了諸多努力,但面對老人孩子對親情的渴求,多少還是有些無力感,而這種無力感很少有戲曲作品反映出來。本劇試圖通過在城里有所成就的向之遠將本屬城市文明象征的工業文明引入鄉村,來解決當下鄉村的窘境,反哺農耕文明現實中的亟需。于是,本劇將鄉村現實作為背景,表達“新村”訴求,改變田荒地荒人荒局面,建設美麗家園,完成鄉村振興,由此完成中華文化根脈的延續和培植。

其次,以戲劇敘事融匯當下

      本劇以兩位基層“村支書”全國人大代表王在德和向平華為原型,主要故事情節是:原本在外當經理、醉中被選、跑貸款、喂蚊子、建服裝廠、廣播宣傳員的支持等等場面都是他們身上真實發生的事,不僅如此,甚至有一些臺詞也都按采訪時他們的語言進行直錄,以近乎紀實的方式展開戲劇敘事。與此同時,將這些真實的事進行戲劇化處理,比如劇中的老支書,就是在戲劇化視角下進行了創造。兩個原型都從老支書手中接過指揮棒,但是據采風了解,與原型人物在任村書記時沒有劇中強烈的沖突,劇中,老支書從開始以為自己穩操勝券繼續當支書,到被向之遠無意攪黃,到他投票反對向之遠借貸建廠,到讓人去討債把向逼入絕境,到最后他以為向之遠貪挪巨款而自己賣豬賣牛賣紅薯賣蘿卜湊了8萬塊錢去為向之遠填窟窿,作為入黨介紹人的老支書與向之遠愛恨交織,他恨向之遠的不單是向之遠攪黃了自己的計劃,更重要的是在他保守膽小的觀念里,傾其所有借巨債建廠,一旦賭輸了,這個村就永遠難得把身翻了,他的基點與向之遠其實是一致的,都是為了這個村好,都對這個村子充滿了濃濃的愛意。然而,在歷史浪潮中,只有勇往無前的弄潮兒才能立于浪花之尖,在家園建設的進程中,一味等、要、靠是解決不了根本問題的,我們看到當下的扶貧政策,真正的脫貧不是靠“扶”起來的,而是在“帶”他們一把的同時,靠村民用自己的雙手創造條件,用自己的雙腳站立起來的,如果只是扶,自己沒有站起來的能力,等扶持者松下手時,就是他們再次跌坐下去之時。于是,觀念的沖突立于新、老兩位村支書面前,他們的能量越大,反作用力也就越大。當然從戲劇創作的視角,這兩個人物特定的關系及其能量,會讓劇本非常有戲,讓人物會一直處于懸念與漩渦中,并且因其在沖突中失去控制而拼命掙扎,在掙扎中傳導出其可敬、可親且震撼人心的力度。

     與此同時,兩位故事原型擔任村支部書記都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一位已退,一位現為鄉書記),他們當年的處事方式有的并不一定符合當下狀況了,當下農村基層干部的行為處事,包括基層的選舉的程序、政府對基層的政策支持與制約、當下人們關注的興趣點等等,在劇中都得進行一定的考量。比如據悉黃龍新村王再德的主要經歷是當年建鍍鋅廠帶領村民致富,村里建鍍鋅廠如果放在今天的話,可能就得面臨環保等的衡量,于是選用了向平華建服裝廠讓女人回鄉的素材,但是王再德的“村要興,民要富,還是要靠黨支部”的提煉與身體力行,依然是當下需要借鑒與學習的,也是當下領導們、專家們、甚至觀眾所關注的。

再次,以創新思維提升品格

      該劇在藝術上是有所追求的。農村問題、農村老人孩子問題、農村家園建設問題不僅關乎社會當下,更是關乎這個國家與民族的未來。因此,本劇避開寫農村致富的常規模式,而將筆觸延伸到家園建設上。從某種角度來講,該劇與其說是在寫一個村支部書記,還不如說是在寫一個家園建設者,一個具有家園情懷的人,只不過,他也許是今天回村向之遠,也許是曾經歸國的鄧稼先,也許我們每一個人,因為,我們每個人心中都希望有一個建設得更加美好的家園。由此,該劇通過小人物大情懷的展現,有看點,有亮點,也更有回味。

      祁劇一般多以正劇為主,而該劇在這個沉重的家園建設的故事中,卻添加了些許輕喜劇的調料,以輕喜劇的方式,不僅拓展祁劇常規的正劇領域,使其風格獨特,更重要的是,以一場憂一場喜的風格來進行結構性的釋放,無論人物的語言還是故事的細節,讓人揪心一把再讓人會心一笑,讓笑中帶淚、笑中帶血,而這血淚中又孕育理想的光芒、孕育著不盡的希望。

      劇本劇本,一劇之本,但作為一個劇目,光有劇本是不夠的。該劇通過納入祁陽小調、湘南民俗等本土地域文化,使其更具祁劇風采、非遺特點和湖湘魅力;更特別的是,它采用失傳已久的祁劇最原始的祁胡伴奏,獨具特色。湖南省祁陽縣作為祁劇的發源地,曾有過“祁陽弟子遍天下”的輝煌,近些年有些沒落,通過新創大型祁劇《向陽書記》的展演,將對重振祁劇影響力與文化自信心產生重要意義。

      祁劇《向陽書記》劇本曾獲得中國文聯2018年青年文藝創作扶持計劃資助項目(申報劇名為《新村紀事》),據悉,這是繼2016年中國文聯開展文藝創作扶持工程以來,湖南省唯一一個獲得中國文聯文藝創作扶持項目資助的戲劇類作品。祝愿它能走得更遠。

文/陸軍


相關資訊
新世纪娱乐场备用网址 蒙自县| 沙田区| 芮城县| 禹州市| 安徽省| 宣威市| 清徐县| 洪江市| 尼玛县| 贡嘎县| 铜川市| 江西省| 新化县| 达孜县| 东乌珠穆沁旗| 和林格尔县| 罗江县| 兴安县| 旅游| 巫山县| 望城县| 宣化县| 建湖县| 梓潼县| 五原县| 馆陶县| 玛纳斯县| 衡阳县| 饶阳县| 治县。| 古交市| 双流县| 舟曲县| 沙湾县| 诸城市| 阿勒泰市| 科技| 巴彦淖尔市| 阿鲁科尔沁旗| 来宾市| 将乐县| 西昌市| 双牌县| 普陀区| 北宁市| 财经| 舞阳县| 吕梁市| 湖北省| 闵行区| 丰镇市| 丹寨县| 封开县| 工布江达县| 改则县| 深州市| 望谟县| 谢通门县| 延寿县| 平湖市| 万宁市| 塔城市| 吐鲁番市| 靖安县| 临江市| 珠海市| 神农架林区| 九龙城区| 靖远县| 长顺县| 中牟县| 洞口县| 鸡泽县| 陆河县| 宁蒗| 武隆县| 晴隆县| 茶陵县| 三原县| 汾阳市| 获嘉县| 大余县| 彭阳县| 乐东| 东海县| 铜川市| 额敏县| 伊川县| 安溪县| 古田县| 宜春市| 德安县| 绥中县| 磴口县| 江西省| 达州市| 土默特右旗| 苍溪县| 永兴县| 临漳县| 清水县| 蓬安县| 江达县| 获嘉县| 灵台县| 屏边| 英吉沙县| 比如县| 沅江市| 山丹县| 嘉定区| 高密市| 上犹县| 洛隆县| 吉木乃县| 阜康市| 县级市| 赞皇县| 南澳县| 牡丹江市| 措勤县| 赞皇县| 五大连池市| 高雄市| 庄浪县| 洱源县| 浦北县| 扶沟县| 抚州市| 上饶市| 平遥县| 芜湖市| 宜君县| 曲水县| 青河县| 宁夏| 广宗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