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藝術研究院
1 2 3 4 5

文藝評論

首頁 > > 文藝評論

有一種風景叫壯麗——《馬桑樹下》的角色背景解讀

發布時間:2018-12-7 來源:湖南省藝術研究院 閱讀:

      湘西不乏風景,賞心悅目的山水綿延在藍天下,令人神往,底蘊悠長的風物鑲嵌在歲月里,讓人追撫,載歌載舞的風情招展在山野間,給人感動。但這次的湖南藝術節上,湖南省民族歌舞團一改往日的日風格,將湘西的另一種風景搬上舞臺,奉獻給全省觀眾一部壯麗的史詩,這就是大型民族舞劇——《馬桑樹下》。

      該劇以索列和西蘭這一對土家族青年一生無悔的愛情為主線,以土家人前赴后繼的家國情懷為核心,從側面展示了賀龍、任弼時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創建的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那波瀾壯闊的歷史,深情歌頌了湘西兒女頑強不屈、百折不撓的民族精神,以此激勵后人不忘初心、砥礪前行,為建設美好的家園繼續前進。

男兒浩氣壯河山

      《馬桑樹下》所依傍的背景是一個氣壯山河的時代。20世紀三十年代,賀龍、任弼時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創建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據地,劇情故事的發生地龍山縣茨巖塘就是當時的蘇維埃政權所在地之一。在那段紅色的歲月里,八萬余名湘西兒女拋家別口、前赴后繼,跟隨紅軍的隊伍走上披肝瀝膽的征程,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拋頭顱、灑熱血,貢獻出了一切,僅僅茨巖塘一地,就有2萬名土家兒郎浴血疆場,然而,他們中能夠親眼見證新中國成立的不足十一之數。

      說起土家兵,就不能不簡單介紹一下土家族,土家族是最后一個加入我國五十六個民族大家庭的少數民族,同時它也是最為維護中華民族大一統的少數民族之一,歷史上著名的“溪州之盟”和后來有著“東南第一戰功”的土家抗倭等重大歷史事件都是這個民族抵御外來侵辱、捍衛國家統一的壯舉,現在立于芙蓉古鎮的溪州銅柱就是鐵證。正是基于這樣的血脈傳承,土家兒郎自古就是滿腔熱血、忠誠勇敢,土家女兒從來都是勤勞執著、剛烈堅貞。

      劇中的男主人公索列從小就生活在這樣一片熱血的土地上,廣闊的天地給了他博大的心胸,火熱的鍛坊給了他雄壯的體魄。他重情重義,深深的愛戀著青梅竹馬的西蘭,同時也用真情對待和他一起長大的惹巴;他胸懷大義,當民族危亡、國家罹難,他會義無反顧地告別家園、千里赴死。他訣別愛人,并非鐵石心腸,相反,他讓西蘭“移花別處栽”,正是對自己的戀人愛到了極致,他的離去,是為了西蘭以及更多親人的幸福和團聚。在戰場上,他身先士卒、勇往直前,但是鐵血的他也有一腔柔情,戰斗的間隙,他會撫摸著西蘭親手編織的西蘭卡普,思念著遠方的親人,他會帶領家鄉的子弟兵跳起擺手舞,遙祝父老鄉親幸福安康。在槍林彈雨中,為了掩護身邊的手足同胞,他不幸中彈,就在倒下的那一刻,他眼中遙望的,依然是家園的方向。

      索列的形象是千千萬萬土家兒郎的集體畫像,他們愛國愛家愛親人,他們忠誠堅定不怕死,在視死如歸的堅強下,有著最柔軟的心房。

      值得一提的還有惹巴這個人物。因為索列形象的掩蓋,惹巴這個土家小伙在劇中并不那么引人注目,可是,他身上所具有的性格和品質,同樣匯聚了土家男兒的諸多特征。生活中,惹巴在與伙伴相處時有些莽撞,面對愛情挫折時也流露出不甘與固執,但是他所具有的勇敢和堅強并不稍遜于索列,特別是在家國大義面前。正因為如此,他可以放下心中的不甘,帶著西蘭的織錦去追尋索列,他可以放棄平靜的生活,在戰場上和袍澤們一起沖鋒陷陣,奮不顧身。最難得的是,在索列犧牲后,他明知道紅色的征程九死一生,但他還是選擇了繼續向前。這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勢,正是我們的民族前赴后繼、勇往直前的底氣所在。

      劇中采用的另一首湘西民歌《要當紅軍不怕殺》就是這種氣勢的寫照:“要吃辣子不怕辣,要當紅軍不怕殺,刀子架在頸根上,腦袋掉了碗大個疤。”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征程上,有千千萬萬個索列沖鋒在前,也有千千萬萬的惹巴緊跟而上,正因如此,我們的民族才會一次次從勝利走向勝利,偉大的祖國才會一天天用輝煌鑄就輝煌。

女兒癡情動天地

      《馬桑樹下》劇情源頭是一首在湘鄂川黔蘇維埃革命根據地廣為傳唱的民歌——《馬桑樹兒搭燈臺》。歌詞是這樣的:“馬桑樹兒搭燈臺,寫封書信與姐帶,郎去當兵姐在家,我三五兩年不得來,你個移花別處栽。馬桑樹兒搭燈臺,寫封書信與郎帶,你一年不來我一年等,你兩年不來我兩年挨,鑰匙不到鎖不開。”

      這首曲調悠揚纏綿、歌詞大膽直白的民歌,寫盡了訣別的悲壯,唱盡了愛情的忠貞,也道盡了一個民族血脈中流淌的家國情懷。歌詞的前一段是男人表述的情意,第二段是女人吐露的心聲。西蘭和索列正是這樣的一對主人公。

      知道自己從軍一去無歸期,為了不誤西蘭的終身,索列狠心拒絕了寄托著西蘭一生所愛的織錦,這是一種無私的愛,愛到沒有自己只有對方。而西蘭懂得這份來自靈魂深處的愛意,深明大義的她不會去阻攔索列,她只是將這份愛深藏在心底,用“鑰匙不到鎖不開”的誓言全身心地守護著這份珍貴的愛情。她托惹巴將傾注了自己所有愛戀的織錦交給索列,從此心無旁騖,癡心等待,直到有一天,大雪紛飛的家園迎回了索列的英靈,一場白幡下的婚禮掀起了全劇的高潮。

      一個女孩,特別是一個傳統觀念根深蒂固的女孩,不會不知道這場婚禮意味著什么,是的,她明白,讓她魂牽夢縈的情郎走了,她的生活從此沒有了聚散離合、喜怒哀樂,她生命的所有意義,就是用一生的時間來守護她唯一的愛人。所以,漫天飄舞的白幡下,她穿上大紅的喜服,戴上新娘的蓋頭,在父老鄉親充滿悲傷也滿含祝福的目光里,走進了一場感天動地的婚禮。

      在湘西的歷史上,類似的情況絕不在少數。由于湘西兒郎英勇善戰,每當國難來臨,無數的熱血男兒便會奔赴疆場,每一次的出征都是一場訣別,而每一雙盼歸的眼中,盼來的往往是幸存的袍澤帶回的一捧捧慘淡骨灰。人人穿孝服、家家掛白幡的情形在很多史志中都有記載,悲傷的眼淚人們能夠看見,可是看不見的,還有硝煙彌散之后,無數白發母親的嘆息和無數紅顏女子的癡心。

      劇中的西蘭有著真實的生活原型,那位馬桑樹下的土家女子從18歲送別情郎,一直到90歲回歸塵土,她用自己的一生來等待一個人,她用70多年的時光來守護一份愛,滄海桑田的歲月里,人間并不是彈指一揮就天翻地覆。所以,“鑰匙不到鎖不開”不是那個美麗的土家少女靈感迸發創作的歌詞,它是一個蒼老的身影孤獨的一生。

      我們不知道一個女孩要有多大的勇氣才能夠將自己定格在時空的架構里守住一句誓言,但是《馬桑樹下》的原型和湘西大地上許許多多同樣真實的故事告訴我們,情是沒有時空限制的。可以說,世界有多少前赴后繼的英雄傳說,人間便有多少癡心不改的紅塵故事。

      一幅織錦,捧在手上是情,披在身上是愛,被血染紅是義,分成兩半,一半是天,一半是地,天地若能合,那便是地老天荒。

      《馬桑樹下》是一臺舞劇,可惜它是舞劇,缺少了臺詞的幫襯,我們聽不見花前月下的情話,聽不見生生相守的誓言。但它又幸好是舞劇,過濾了干擾視聽的雜音,讓我們能夠用柔軟的心靈去感觸,去感動,去感恩。

      在以民歌為基調的交響覆蓋下,是載歌載舞的風情,是前赴后繼的兒女,是天高地厚的家園,是百折不回的精神。

      舞劇的尾聲中,西蘭高舉著一把大刀,這把出自畢茲卡鍛坊的大刀,是索列和惹巴這對好兄弟親手打造,在熔爐里淬過激情的火,在戰場上飲過敵人的血,現在西蘭把它交給惹巴,送他走上戰場,囑咐他奮勇殺敵。

      這樣的場景,是如此干凈透亮,又是如此壯懷激烈,它蕩滌著我們的靈魂,它共鳴著我們的心跳,它用一種恢宏的氣息擁抱我們,讓我們在回首間能夠用朦朧的淚眼看清這片紅色的土地,看清一個顫顫巍巍的老人身后那片波瀾壯闊的河山!

       所謂壯麗,不外如是。

      所以我們想說,《馬桑樹下》并不是一臺藝術家創作的舞劇,它是一個民族用鮮血和熱淚譜成的史詩!

文/劉建


上一篇:祁劇《向陽書記》的藝術追求
下一篇:沒有資料
相關資訊
彩票排列三苏会文预测 南阳市| 星子县| 广州市| 松潘县| 镇雄县| 田阳县| 阳春市| 陆良县| 利辛县| 洛浦县| 增城市| 天全县| 怀仁县| 梨树县| 许昌市| 威宁| 合阳县| 湘潭县| 定边县| 甘肃省| 新丰县| 安丘市| 湘乡市| 根河市| 左贡县| 苏尼特左旗| 深州市| 青阳县| 鞍山市| 尼勒克县| 从化市| 林口县| 普定县| 全州县| 敦煌市| 泸水县| 青冈县| 和政县| 襄汾县| 隆尧县| 榆树市| 清涧县| 兴化市| 自贡市| 鄂伦春自治旗| 洛扎县| 深泽县| 平利县| 武胜县| 清远市| 望城县| 阿勒泰市| 高邑县| 瑞丽市| 唐山市| 望城县| 大丰市| 吉木萨尔县| 甘孜县| 江源县| 西昌市| 桂平市| 宁国市| 山丹县| 涿鹿县| 双江| 乐至县| 四川省| 永新县| 渝北区| 四子王旗| 金昌市| 华安县| 沙坪坝区| 永丰县| 怀远县| 华阴市| 昭苏县| 浪卡子县| 平江县| 河北区| 绥中县| 出国| 宜宾县| 景谷| 青岛市| 大悟县| 株洲市| 丽江市| 昭觉县| 馆陶县| 岚皋县| 高台县| 石台县| 武清区| 靖远县| 德格县| 莱州市| 敦煌市| 都兰县| 湘潭县| 勐海县| 淅川县| 乌鲁木齐县| 高密市| 玉屏| 金堂县| 迁安市| 都兰县| 清涧县| 辽宁省| 图片| 赣榆县| 密云县| 张家口市| 泰兴市| 化州市| 洛浦县| 江安县| 新安县| 温州市| 台南市| 桐乡市| 高尔夫| 甘洛县| 新民市| 九寨沟县| 安吉县| 柳河县| 南昌县| 吐鲁番市| 汉中市| 临泽县| 盐池县| 那曲县| 历史| 柘城县|